媒体:大熊猫“帼帼”母女在上海死亡背后的追问

“帼帼”与“花生”母女“帼帼”与“花生”母女

1月19日,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发布共公告:2016年12月26日、31日,旅居上海野生动物园的大熊猫“帼帼”与“花生”母女先后因病救治无效死亡。

大熊猫“帼帼”,今年21岁,发病后先后出现发热、排肠粘液、呕吐、腹泻、腹痛等临床症状。去年12月19日起进行隔离治疗,22日晚上开始出现抽搐症状,病情逐渐加重。根据检验结果初步诊断为急性胰腺炎。

虽经过紧急治疗,遗憾的是,去年12月26日上午,“帼帼”抢救无效死亡,死因为急性胰腺炎并发多脏器功能衰竭。

大熊猫“花生”(帼帼幼仔),雌性,175日龄,发病时体重10公斤。因母亲“帼帼”生病,为防交叉感染,自去年12月19日起将“花生”取出进行人工乳饲喂。去年12月23日下午6时发病,主要表现为排肠粘液、呕吐、轻微腹痛等症状,上海野生动物园、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相关专家与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相关专家、上海市动物疫病控制中心专家会诊,联合制定了治疗方案。

去年12月29日,经CT诊断发现“花生”严重肠扭转并导致大面积肠坏死,紧急进行开腹手术,切除80余厘米坏死肠管,并采集经配血成功后的其他大熊猫血液给“花生”输血,但遗憾的是“花生”还是于12月31日中午抢救无效死亡。死因为肠扭转导致大面积肠坏死并发多脏器功能衰竭。

去年7月9日,大熊猫“帼帼”在上海野生动物园产下“花生”,“花生”也是首只在上海出生的大熊猫。

“帼帼”与“花生”这对母女在不到一周时间内相继死亡,公众的质疑未能消除——

是谁造成这对母女相继离世?责任谁来承担?

异地饲养的大熊猫该如何保护?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陆续设立北上广三大基地,又有哪些依据?

追问一:异地饲养的大熊猫谁来管护?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上海野生动物园发布公告中提及:“花生”于去年12月19日被从母亲身边带走,进行人工饲养,并于去年12月23日发病。

但川报观察记者注意到,上海野生动物园的官方微博在其发病的同一天上午的8时59分还在更新“花生”晒太阳的图片。

对此,有网友对动物园方面的专业素养提出质疑——

“这时候还在圈粉,难道没有及时检查幼仔吗?”

“母亲都病了,还把人家孩子拿出去晒,难道不知道哺乳期母婴患病关联度很高吗?”

相关专家表示,从上海动物园发布的信息看,“帼帼”出现了肠胃系统疾病及胰腺炎,而“花生”的死因同样是肠胃系统疾病,“没有看到具体的材料,不好说这两者有无关联,但母女都出现肠胃疾病并致死,确实罕见。”

与川报观察记者此前的采访如出一辙,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上海野生动物园管理方对发病后的处置没有回应。但在其官方信息上,有如下表述:

“(“帼帼”母子发病后)中心派出两名兽医和一名饲养员以及3名长驻上海野生动物园的饲养人员及本园兽医、饲养人员参与大熊猫的诊断、救治。”

去年10月,有网友爆料兰州动物园虐待大熊猫“蜀兰”,导致其全身多处受伤;

去年12月初,有网友反映济南动物园投喂大熊猫福豹的食物量不足及食材不新鲜,怀疑大熊猫福虎受虐。

那么对于异地饲养的大熊猫,到底谁来负责管护?

据了解,每只借展、异地饲养的大熊猫,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都会派出对应的专业人员参与日常管理,实际饲养方也要承担日程体检、环境维护等职能。

但如何阻止意外受伤、死亡?

相关负责人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川报观察记者的采访。

追问二:大熊猫屡次死亡谁来负责?

“帼帼”母女先后离世,该如何追责?

1月19日,川报观察记者先后联系国家林业局、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及上海野生动物园,均未得到明确回复。

不过,川报观察记者梳理发现,国内借展及异地饲养期间,导致大熊猫死亡事件时有发生,其处理模式也大体一致。

2014年2月9日,借展至郑州动物园大熊猫“锦意”感染弓形虫病死亡。此时,距离它抵达郑州不过一年。

事后调查,郑州方面存在大熊猫饲养、管理层面的漏洞,以及大熊猫生活环境不达标。

事发后不久,与“锦意”一起借展至郑州的“龙升”便着手返乡。

当年3月20日,“龙升”回川。国家林业局明令要求郑州方面整改,且一年内不得借展大熊猫。

根据2011年国家林业局发布的《大熊猫国内借展管理规定》,如要饲养大熊猫,饲养方必须“具备与驯养繁殖大熊猫相适应的资金、设施和人员等条件,取得具有大熊猫物种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且在正式饲养前,管理方案以及场馆设施必须经过专家论证或实地检验。

在饲养期间,如果违反相关规定,则将受到以下处罚:给予警告、责令限期改正;有违法所得的,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三倍以下且不超过三万元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以一万元以下的罚款。

而借出方或者借入方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国家林业局1年内不予批准开展大熊猫借展活动:申请行政许可过程中隐瞒有关情况或者提供虚假材料的;擅自借出或者转借大熊猫的;重大过失造成大熊猫死亡的;拒不配合各级人民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监督检查或者拒不执行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处罚决定的。

追问三:圈养大熊猫能否大规模外迁?

其实,“花生”是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上海基地诞生的首只大熊猫宝宝。

公开报道显示,上海基地坐落在上海野生动物园内。此前,一直有传闻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拟在上海、北京、广州建设研究机构和基地的消息,尘埃落定。而相关外迁的消息,川报观察记者也通过不同渠道,得到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及国家林业局相关负责人的确认。

对此,众多大熊猫保护专家也纷纷表达质疑:建立北上广永久性的研究机构和基地,科学吗?

“北上广地区没有野生大熊猫种群,也没有野生环境。在那边建基地的意义是什么?能否适应?”一位要求匿名的专家表示,北上广的科研力量较四川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圈养大熊猫大规模外迁,却值得商榷,“这是搞科研,最终目的是野化放归,这些地方没这个条件。”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国内仅有四川从事大熊猫野化放归工作,放归区域选择在雅安市石棉县栗子坪自然保护区。

不过,关于大熊猫科研机构及圈养种群外迁建议,则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时四川岷山山系出现大面积箭竹开花。但时任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首任主任胡锦矗力排众议,认为外迁宜慎重。

知情人士介绍,当时多数人希望外迁的目的地是湖北神农架林区。原因是,大熊猫日常摄取的51种食物中,神农架分布28种。经测算,在维持生态平衡的前提下,当地的竹子足以饲养上千只大熊猫。此外,直到清朝光绪年间,神农架林区仍有野生大熊猫种群,其野外环境并无太大变化。

“圈养大熊猫外迁不是没有,有的是因为科研,但规模少。有的是因为灾害,但那时临时性的。比如‘5·12’,有一部分圈养种群就去了云南、广东、福建等地。”

前述知情人表示,不在栖息地内的圈养现象较为普遍,“例如香港,‘佳佳’在那活到38岁多,创造了吉尼斯纪录。”

最新进展

1月19日下午,川报观察记者从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及上海野生动物园官网了解到,目前,上海野生动物园内仍有两只野生大熊猫在对游客进行展示。

这两只替代“花生”参展的大熊猫,很可能是去年10月大熊猫“优优” 产下的“龙凤胎”。

有网友表示,希望上海野生动物园立即停止大熊猫展览,将这对“龙凤胎”保护起来,防止悲剧重演。

律师:呼吁尽快出台《大熊猫保护条例》

京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余超认为,我国先后颁布实施了《森林法》《野生动物保护法》《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自然保护区条例》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初步形成了以《野生动物保护法》为核心的大熊猫保护管理的法律法规体系。2011年,国家林业局出台了《大熊猫国内借展管理规定》,该规定是我国首次就单一物种的一个方面的管理工作出台部门规章。但是,我们国家对圈养大熊猫的保护缺乏相关法律法规层面的规定,大熊猫的濒危状态尚未得到根本改观。

也有人质疑,一些不符合大熊猫养殖条件的动物园,用大熊猫保护基地的形式逃避《大熊猫国内借展管理规定》的监管。

余超律师认为,《大熊猫保护条例》的出台迫在眉睫,应当对圈养大熊猫的养殖条件、监护主体、以及突发疾病的应急预案、甚至包括死亡之后死因调查都需要在行政法规层面作出明确规定。

“帼帼”和“花生”相继因病去世的消息发布后,引发网友们的强烈关注,截至下午6时,上海野生动物园官方微博关于该条《公告》的网友评论已近七千条。

网友们纷纷对两只大熊猫的病逝表示伤心,难过。

微博网友——

“一喵一丗堺”:去年12月24日去看“花生”的时候,“花生”就已经生病,但动物园仍在继续展出。现在想来好难过。

“萱花椿树吾与待老”:国庆的时候,去看了,特别喜欢熊猫,这才几个月……

“咫尺兲厓”:好伤心

“小哈的无常”:走好,天堂有更美丽的竹子

“南柯兰”:云汇,安安,帼帼,花生,四条鲜活的生命先后就这么消逝了,我的心要碎了。

尽管《公告》已将“帼帼”和“花生”的患病情况介绍得非常清楚了,但不少网友仍是非常气愤,质疑该野生动物园照顾不佳,并要求查明死因。

许多长期关注大熊猫的网友,也根据动物园方公布的“帼帼”和“花生”的死因,作出了自己的分析判断。

微博网友——

“懒懒是条鱼”:1。花生这个年龄需要揉肚子排便,请问饲养员在人工排便的时候操作有没有到位?2。照顾花生的饲养员之前有打熊猫的前科,请问为何还派他来上海照顾更需要精心护理的熊猫宝宝?上述事件看出,动物园及中心派的饲养员极其不负责任!请相关部门对相关涉事人严惩!

《澎湃新闻》客户端网友——

“安德鲁@信”:据说大熊猫的母乳有一种物质对于熊猫长大以后消化竹子具有及其重要的作用。养大熊猫很难啊。

“予野”:就人类医学来说,我国成人急性胰腺炎的主要诱因是暴饮暴食,因此急性胰腺炎称为“节日病”;急性小肠扭转多见于青少年,饱餐后剧烈活动是其主要诱因。

“朱传文China”:熊猫食物人工饲养控制的也会患胰腺炎啊?

“斐常好”:强烈怀疑是食物受到了不明污染。

四川在线网友——

“王小麦”:在国外动物园都活得尚好,咋国内基地还把我们的国宝接连养死?四川人民不答应!必须给个说法。

“小七”:胰腺炎?我猜“帼帼”是乱吃东西,喂养不当有很大原因吧。饲养员的责任心呢?

大熊猫屡次死亡谁来负责?异地饲养的大熊猫谁来保护救治?更多的声音是对这一事件的问责。

微博网友——

“谢小妖在努力”:强烈谴责上海野生动物园,并要求彻查到底,两只大熊猫怎么染病身亡的,照顾的奶爸究竟有没有资格当一名饲养员,上野到底有没有资格申请借展大熊猫。

“玥玥然”:这辈子都不会去上海野生动物园,上次小老虎的事情就看出来这个动物园有多恶心了,养死了四只大熊猫,每次都瞒报,要不是大家都关注这件事一直施加压力,上野是不是打算瞒到底,不会养就不要养,做不到尊重生命还养什么动物?

《澎湃新闻》客户端网友——

“Bamboo-团”:不负责是肯定的,这次去世的成年大熊猫蝈蝈,其儿子安安之前也是死在上野,这次连带小女儿花生一并身亡,完全可以避免的一次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事故,不得不让人怀疑。。。

“嘶小咩”:半个多月找死因,解剖也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吧。而且这个地方已经死了那么多了,他们养熊猫的资格是不是应该重新审查一下了!

四川在线网友“桃夭”:人家香港跟四川的环境气候迥异,还养出了全球最长寿大熊猫,37岁哦!上海跟四川气候差异有好大?上海这等国际化大都市,为何要引进大熊猫科研基地?外迁的博弈,科研或其他?养不好大熊猫,就给我们还回来!


为何自行车在中国消失又复活

如果我们回归到政府“为人民服务”的本质,那么,一切服务于民众需求的行为其实都可以算是政府职能的延续。面对新兴事物,政府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警惕、排斥或者戒备,而是应该迅速分析其优缺点,然后扬长避短地将其融入整个社会运作体系之中,满足民众需求。


领导和领导为啥不一样?

有些领导倒是真爱读书,有些领导则有些叶公好龙,而且爱读书的领导和不爱读书的领导确实不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