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回应肃宁枪击案报道:不是做《感动中国》

6月17日,白岩松在出席中国传媒大学梧桐书屋“思想午餐”活动与学生交流时回答了学生提出的一系列问题。

一名新闻系的同学向白岩松老师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新闻1+1》有关肃宁枪击案那期播出之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尤其在警察圈内。有人质疑,白岩松在做这期节目的时候,为什么要称“五十多岁的老汉”?既然已造成四死五伤,为什么不称他为犯罪嫌疑人?白岩松在已知的事实里,当时的想法是怎么样的?以及,在这场舆论的风波之后,对这件事的看法是否改变?”

回应同学

“透过这次许多警察的反弹,或者说对我说话的不满意。我其实首先看到的是,战友牺牲之后,他的这种悲愤的情绪,还有长期以来的委屈、压力和内心的不平。

我们在制作这期新闻的时候,枪击案刚发生了几个小时,直播是在当天,几乎所有的事情全是问号。调查报告是昨天才出来的,已经过去了八天。当时警方也没有说法,我上节目就是引用警方官方微博,它也是采用一个非常中性的说法。

我在这里特别强调,(当时)没说他是不是精神病人,也没说他到底是自杀还是被击毙的等等,都是未知的。

当所有事实未清楚的时候,必须首先采用中立的词汇,这是新闻的准则。

在过去,我们新闻刚刚开始发生的时候,就立即下定义,导致的教训和错误很多。稍微查一下资料,庆安枪击案的过程中,由于第二天县领导慰问干警,引发了媒体和公众的轩然大波。因为大家会认为,在事实未清楚的时候,就让“慰问”表达了一种定义,这是不可以的。所以,新闻要有新闻的准则。尊敬和尊重都是一定会到来的事情,为什么要着急在新闻出发的这一瞬间呢?

每个行业要有每个行业的准则。做新闻不是做感动中国,做新闻是做新闻,而感动中国是一定会到来的尊敬。我从2002年做《感动中国》到现在,采访的警察不计其数,为多少警察热泪盈眶过,那一切都是假的吗?这一瞬间,难道当我去坚守新闻的准则的时候,我就变成了警察的对立面?

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社会去思考的问题。”

冷思考

“现在中国最让我担心的问题就是人群的撕裂。每个人都急于站队,地域的歧视是长久以来就存在的,大家看一下内地和香港之间的问题,再看一下患者和医生之间的问题,现在是不是又要出现媒体、公众和警察之间的撕裂?

我也注意到,在这件事情之后,围绕这件事情,支持我的和不支持的战争,用词我都很担心,之前我也在和同事说,支持我的很多用词我都很担心。因为以对立的方式在去支持。

现在基层的警方投入不均,富裕和贫穷地方的投入都不均。我一同事的父亲就是警察,一年练习射击不到十发子弹。那天我在节目中就强调,要增加投入,尤其是一些经济相对不发达的地区,警察的训练就跟不上,这是一种对未来更大的损害。

我觉得,媒体的悲鸣应该是一种更长远的悲鸣,去解决一些更长远的问题。如果我们停留在情感的表达,而不能去解决我们将来警察的待遇问题,配枪之后的训练问题,经济发达的地区还好办,经济不发达地区的欠账问题怎么去解决?这是一个要去解决的大问题。”

来源: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台新闻部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人贩子一律死刑狠话过分吗?

听说有人打算拉黑一批人——如果Ta的朋友持“人贩子一律死刑”言论。你们拉黑来拉黑去,孩子能回来吗?拉黑“人贩子一律死刑”论者,是低逼格的意气用事,如果你有办法阻止人贩子,把孩子找几个回来,才叫逼格满满、牛逼闪闪。


外国法律如何处罚人贩子

我国将儿童定为14岁以下群体,而不是像联合国那样以18岁为标准。我国即使明确将被害人为儿童作为严重情节之一,最低刑期也仅仅为3年,远低于加拿大规定的14年、泰国的10年以及美国的20年,当被害者为儿童时,加拿大规定了最低5年的有期徒刑,泰国则规定了最低6年的有期徒刑。


打击贩卖儿童靠的不是判死刑

事实是无论如何调整罪名,都不可能禁绝某项犯罪,法律的作用在于提供预期、震慑、保护和惩罚,但不是杜绝,而只能尽量的减少犯罪。如果拐卖罪按照现有的惩罚对待,那么可能的犯罪实施过程中,犯罪分子可能还会尽量的保证儿童的生命安全……


理智反对“人贩子一律处死”

反对“对人贩子一律处死”,怎样反对都行,数据、逻辑、法理、人权都能啪啪啪对提议者打脸。问题是,如果只是对忧心如焚的父母啪啪打脸,花样打脸,打完拉黑,而对他们的核心诉求“如何改变打击人贩子不力的现状”毫不顾及,这样的“普法”除了激发对立,还有什么有益的效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